八卦

她奇丑无比,却嫁给了世界上最帅的男人......

作者:娱乐八卦新鲜事 来源:娱乐八卦新鲜事 2017-10-12

从前的沈娴,是个傻子。  可就是这样一个傻子,抢占了大楚无数女子的梦中情人——她嫁给了大楚第一大将军,秦如凉。  听说这门亲事还是她倚傻卖傻硬讨来的。那大将军秦

从前的沈娴,是个傻子。

  可就是这样一个傻子,抢占了大楚无数女子的梦中情人——她嫁给了大楚第一大将军,秦如凉。

  听说这门亲事还是她倚傻卖傻硬讨来的。那大将军秦如凉本来有自己的心上人。

  成亲那天,京城里下着雪,将府上喜庆的气氛冲淡了许多。

  秦如凉站在风雪里,穿着吉服,宽肩窄腰,红色衣摆极为艳丽,整个人身长玉立、英俊挺拔。

  但是他看着沈娴的眼神里却带着冻人三尺的厌恶,道:“我这一辈子也不会喜欢一个傻子。既然你现在嫁进来了,要想继续衣食无忧,就安分守己一些。”

  他连多看一眼都觉得心烦,说罢拂袖离去。

  新婚之夜,新房里红烛燃尽陷入一片漆黑。

  所有人都以为新嫁进来的将军夫人免不了独守空房的命运,也就懒得伺候这位不受宠的夫人。

  空空的回廊一片萧条冷清,只余几盏将歇未歇的灯笼,将寒夜映照得影影绰绰。

  一道高大的人影堂而皇之地闯进新房来。

  他将沈娴抱住,噙着她的唇,辗转反侧间便把她压在了绣床上,动手撕扯她身上的嫁衣。

  沈娴看不清他的脸,她很乖,很顺从。

  傻子也知道她自己喜欢秦如凉。

  唇齿溢出男人的低喘,他猛地毫不留情闯进去的时候,沈娴痛得躬起了身子,眼角有泪凝结,皱着眉咽道:“如凉,好痛……”

  男人动作一顿,随即对她所有的痛楚都置若罔闻,他紧紧箍着她的双手轻易束于手掌间,禁锢在头顶上方,带着些粗鲁霸道,横冲直撞。

  清晨起身时,满床凌乱,只余下破败狼藉的沈娴一个人。

  后来她再没见过秦如凉。秦如凉应是把她弃如敝履、转头即忘。

  她这位将军夫人当得名不副实,秦如凉渐渐把府里的事务都交给柳眉妩来打理。

  私底下,将军府的下人们见了柳眉妩也要尊称一声夫人。

  柳眉妩,便是秦如凉的心上人。

  这天,沈娴去了秦如凉的院子。

  她没有撑伞,细碎的雪花落于她的发间和眉眼间,也清丽得出奇。

  房内传来旖旎的男女之声。

  是秦如凉在和柳眉妩欢好。

  雪下得大了些,等事后秦如凉打开房门时,还以为外面堆着一个雪人。

  他有些懒散,形容中也难掩那股英气,还是一下就认出了沈娴,温柔的眉目瞬时清冷如雪:“你来干什么?谁让你进来的?”

  适时房里头响起了柳眉妩动人至极的声音,道:“将军,谁在外面?”

  秦如凉不屑拿正眼瞧沈娴,道:“一个不相干的人。”

  秦如凉正要进屋,沈娴忽然开口:“如凉,衣服。”她伸了伸手,把整齐叠着的衣裳送上前去。

  原来她还知道天冷,她怕秦如凉冻着,就学做了一件衣服。

  她今天第一次踏进主院里,是来给他送衣服的。

  适时柳眉妩弱柳扶风地走出来,秦如凉顺手便扣住了她的腰,搂了佳人入怀。

  秦如凉嫌恶地看着沈娴做的衣服,以及衣服下那双被针扎得红肿的手,冷道:“将军府还没有落魄到要你一个公主来做衣服的地步!与其做这些没用的,不如先学着怎么做个聪明人。”

  柳眉妩顺着秦如凉的胸口,娇软地劝道:“将军别生气,公主也是一片好心,亲手为将军做衣服,委实难得呢。我看就收下吧。”

  说着柳眉妩款款走下门前台阶,来到沈娴面前,身上犹还带着一股欢爱过后的气息,像是挑衅一般,她面带微笑地看着沈娴,然后伸手来接,柔柔道:“公主真是有心了。”

  沈娴潜意识里不想把衣服交给这个女人,她不想让这个女人身上的气味沾染她做的衣服,遂没有松手。

  可不知怎么的,沈娴没有用力,约莫是雪天太滑,随着柳眉妩惊呼一声,人就往后跌倒了去。

  在秦如凉这个角度看来,恰恰以为是沈娴推了柳眉妩一把。

  沈娴见柳眉妩倒在地上爬也爬不起来的样子,有些被吓到了。眨眼之间,一道光影笼罩在头顶,寒冷得比这雪天更甚。

  她一抬头就看见秦如凉快要吃人的眼神,往后缩了缩。

  秦如凉气极,一拂手把她挥开,根本没注意力道,沈娴觉得被他打到的地方一阵钝痛,踉跄着也结实栽了个跟斗。

  确实痛得难以爬起来,浑身都是刺骨的冰寒。沈娴抽着气,倒顾不上自己,新衣服从她手上滑落下来,散在了地上。

  她匍匐过去刚要去捡,手指刚一碰到衣角,便有一双黑色沉靴毫不留情地踩了上来。那黑靴不甘只把新衣服踩在脚下,轻轻一抬,便落在了她素白瘦削的手上。

  靴底摩擦着手指骨节传来清晰的痛楚,让沈娴蜷缩成一团,发出轻轻的闷哼声。

  秦如凉抱着柳眉妩,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如俯视蝼蚁一般,道:“再有下次,就别怪我废了你的这双手。”

  说着他转身进屋,背影决绝,柳眉妩的衣裙从他腰边轻盈地飘飞出来,给那生硬的背影凭添了两分柔婉,然他说出来的话却像是刀子般刮人。

  “滚,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不许踏进这里半步。”

  “将军不要生气了,是眉妩自己不小心,不怪公主的……”

  沈娴慢吞吞起身,还是将被雪濡湿的衣裳宝贝地拾捡起来叠好,抽着气放在秦如凉的房门口,转身离开。

  没想到第二天,衣服又被送了回来,而且是柳眉妩亲自送来的。

  沈娴一看,衣服已经被剪成了一块一块的碎片。

  柳眉妩不以为意道:“将军官居一品,有头有脸,家里备好的衣衫全都独一无二,怎会穿这样子穷酸的衣。我劝你,以后都不要给将军做任何东西,昨天只是对你略惩小戒。”她美眸流转,鄙夷地看着沈娴,“你以为进了这将军府,还是高高在上的公主吗?”

  沈娴握紧了碎布片,轮廓笼罩在一片阴暗里看不清表情,也不语。

  柳眉妩轻笑道:“一个前朝公主,还疯疯癫癫,宫里能把你养这么大已经算是格外开恩了。也难怪你这个烫手山芋,皇上会扔给将军。”

  柳眉妩拂衣起身,站在沈娴的面前,忽然抬手掐住沈娴的下颚,用力地扳起她的下巴来,迫使她看着自己,美眸里尽是暗潮汹涌的恨意,“你知不知道就是因为你,执意要嫁给将军,原本该做将军夫人的人是我!将军打了胜仗回来,功勋一等,结果换来的赏赐却是娶你这傻子为妻!”

  那尖尖的指甲掐进了沈娴的皮肤里,柳眉妩解恨道:“不过这样也好,走到今天这一步,你活该痛苦一辈子。”

  柳眉妩万没有想到这个傻子会还手。

  她突然抬起头来,红着双眼,就朝柳眉妩扑了过去。

  柳眉妩被她按倒在地,尖叫着扭打在一起。

  沈娴不管不顾地,被秦如凉赶来拉扯开时,她还试图往柳眉妩身上多踢两脚,叫道:“你为什么要剪碎我给如凉做的衣服!谁让你剪碎的!”

  啪!

  屋子里一下安静了。只余地上柳眉妩的抽噎声。

  沈娴被秦如凉一巴掌掴得天旋地转。

  秦如凉道:“够了,是我让她剪的,你想怎么样?”

  她觉得自己可能做错了什么,瑟缩在角落里,不言不语。

  秦如凉把楚楚柔弱的柳眉妩抱走了,出门时还吩咐道:“来人,将这个疯女人看起来,不准她出房门半步!”

  这个秦如凉,老喜欢在她心上撕口子。

  明明她那么喜欢他。

  后来她就被形同关押在这个院子里,一日三餐多吃不饱,每天都有挨饿受冻。

  她再也没见过秦如凉。

  成亲大约过了两个月,秦如凉第一次主动来找沈娴,开门见山地说:“下个月我要娶眉妩进门,今天来通知你一声,日子已经定好。”

  沈娴面无血色。

  秦如凉转身便走,脚步顿了顿,想起什么又道:“还有,她虽以侧室进门,进门以后没有嫡庶之分,与你身份尊卑一样。”

  秦如凉还没走出院子门口,他站在门框里就像是一幅画。

  却不想沈娴忽然出声道:“如凉,你是不是觉得我傻就很好欺负?”

  秦如凉皱眉,转身不带感情地看着她。

  那时她骄傲地高昂着头,泪流满面,“你是不是觉得我傻就不会感到疼痛?如凉,阿娴不傻。”

  秦如凉走后,那彻骨的痛苦,那翻腾的爱恨交织将她狠狠地碾了一遍,汇聚成一股恶心,她捂着口便弯伏着身子剧烈地干呕了起来,一遍一遍心力交瘁地呢喃:“阿娴不傻……阿娴不傻……阿娴不是傻子……”

  秦如凉与柳眉妩的婚事如期举行。

  虽说他才与公主成亲三月。

  公主并非是当今受宠的公主。她是先帝之女,而大楚皇权从先帝手上流转到今上手上,颇废了一番周折。

  沈娴虽不是和今上乃亲兄妹,也还是堂亲。

  但自政权更替以后,新皇为彰显仁政,让沈娴活了下来,以一个公主的身份。

  而沈娴自多年前的宫变以后,就有些呆傻。新皇曾试探过多次,发现她是真的傻了去,才就此放下戒心。

  可这样一个身份尴尬的人放在宫里难免膈应,既然她非要嫁给秦如凉,皇上便允了这门亲事。

  现在秦如凉要娶妾室,大将军三妻四妾再寻常不过,皇家也不会去为了一个傻子插手干预。

  在秦如凉和柳眉妩成亲前几日,秦如凉有公务要离京一趟。

  原本开年以后会回春,没想今年寒冬尤其漫长,突然间回寒,又下起了雪。

  一大早,破落的小院里打破了宁静。

  沈娴被婢子粗鲁地从单薄的床上扯了起来,押到了院子里。她穿着单衣,被冻紫了嘴唇,冷得瑟瑟发抖。

  和沈娴不同,柳眉妩穿得精致美丽,雍容大方。她和所有待嫁娘一般,眉梢都挂着妩媚动人的喜意。

  她眼神晦暗地低瞅着沈娴,语气轻柔道:“公主,你还记得我吗?”

  沈娴没什么反应,连上次拼命想要抓扯柳眉妩的执着劲儿都没有了。

  只要没触及到她的底线,她好像什么都不在乎。

  柳眉妩道:“你好歹也和我一样承受了家破人亡之痛,如今过得这般惨,我理应不再为难你。可还有几日我就要和将军成亲了,想着将军始终养你在这儿,我心里就极是不舒服。”

  她看着沈娴,径直问,“是你自己走,还是我赶你走?”

  沈娴始终像一道雪天里灰白的影子,静静地蜷缩。

  在听到柳眉妩提起将军时,她才有了点点反应,抬起头眯着眼睛看着柳眉妩。

  秦如凉就是她的底线。

  她摇了摇头,“我不走。”

  “那便是要我赶你走了。”柳眉妩道,“你走以后,等将军回来,我便说是你自己离家出走的,你记住了,你在外是生是死都与他没有任何干系。”

  “我不走。”

  婢子把沈娴押起来便要拖出小院。

  “等等。”柳眉妩走到她面前,审视她一眼,哼笑道,“你不是那么喜欢秦如凉么,你怎么忍心耽误他一辈子?你真要是喜欢将军,就该找个地方默默去死。”

  “西街不是有条河么,你凿开一个冰窟窿跳下去啊。”

  “或者菜市口那边有棵老树,你去那里上吊去啊。”柳眉妩越说越疯狂,“总之就是不许你再缠着我的男人!但凡是你喜欢的,我便要从你身边夺走!”

  柳眉妩对婢子吩咐道:“上次这傻子敢抓扯我头发,这次便抓花她的脸,再扔出去好了。”

  说完柳眉妩便款摆着身姿离开。

  小院中柳眉妩的婢女香扇正用尖细的钗子往沈娴的脸上划去,犹还鄙夷地吐了口唾沫,道:“傻子长这么好看一张脸做什么,敢对夫人不敬,活该做个丑八怪!”

  沈娴被扔出将军府大门时,朱红大门在她面前无情地缓缓合上。脸上的血迹遮挡了她的视线,她伸手去挠门,最终也只是在门上挠出道道血痕。

  雪越下越大,沈娴无处可去。她照着脑海里的浅淡的印象,竟找去皇宫的路上。

  只是还没到宫门,就被驱逐开去。又有谁还认得她。

  就算皇上知道她被赶出将军府,只怕宁愿让她冻死在外也不会接她回宫来。

  她死了,能让大家都安心。

  沈娴独自晃荡在空荡荡、白皑皑的街上,每一步路都走得艰难。

  风吹在她脸上,忘了疼,只觉得凉津津的。眼泪混着血水淌下,在倒下的那一刻,还在无意识地呢喃着,“阿娴不傻……”

  视线渐渐模糊,耳边是呼呼风声,她浑身都失去了知觉。

  隐约好似有吵人的马蹄声急促传来,沈娴掀了掀厚重的眼皮,模糊地看见银白的视野里恍惚有一个人正翻身下马,急急忙忙朝她跑来……

  好痛。

  一会儿冷一会儿热。

  沈娴睁开眼时,一片空洞茫然。她缓了一会儿,房中之景才一点一滴地映入眼帘。

  空气中漂浮着浓浓的药香,药炉里的炭火燃得红彤彤的,简单的桌椅和木床,以及窗外的光线照进来,明亮又干净。

  古香古色的房间里出现了一个古香古色的圆髻丫头,沈娴大脑还处于关机状态。

  “姑娘你总算醒了,烧也退了。”见她不答应,丫头又唤了两声,“姑娘?你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我是谁?”

  “姑娘不记得自己是谁了吗?我只知道姑娘晕倒在雪地里,是一位公子把你带来我们药堂的。”

  “你确定现在不是在片场吗?”她明明记得自己在拍戏时吊威亚出了意外,突然从高处摔了下来,随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沈娴实在不记得剧本里还有这么一出戏。

  “姑娘失忆了么?”丫头也不知道问题出在哪儿,凝重道,“可能姑娘受伤太重,导致脑部受创。”

  “受伤太重?”沈娴一激灵,这才深切地感觉到脸上传来火辣辣的痛意,“哎妈呀,我脸上是不是蘸辣椒了,怎的恁的痛!”

  “姑娘……是毁容了。”

  沈娴一脸懵逼:“我要见导演!怎么搞的,痛得跟真毁容似的!”

  丫头又道:“姑娘也不要太伤心难过了,再怎么也要为肚子里的孩子着想。”

  沈娴:“……怎么,按照剧本我还该有个熊孩子?”

  “凡事要想开一些,毕竟姑娘还这么年轻……”

  两人鸡同鸭讲了半天,沈娴终于不得不承认一个残酷的现实,她不是在片场拍戏,她是真的穿越了。

  还穿越在一个被毁了容还怀了崽的女人身上。

  沈娴一脸的生无可恋。

  圆髻丫头喋喋不休地在她耳旁开导,凡事要看开些,看开些,毕竟她还这么年轻!

  沈娴幽怨地看着她:“你确定你是在安慰我么?”

  “那我就得在安慰你啊。”

  “可你觉得还有什么比我这么年轻就被毁了容又怀了种还差点冻死在雪地里更惨的呢?”

  “……”

  这样想想,她确实蛮惨的。

  身子骨很累,像是生锈了一般。沈娴的脸被绷带裹成了一个大粽子。

  她手贱想去拆。

  丫头连忙阻止道:“姑娘不可,姑娘的伤还没好呢!”

  “我就看一眼。”

  丫头道:“姑娘有了身孕,才两个多月,情况还很不稳定,姑娘受惊过度不说,可万一吓着孩子了怎么办呢?”

  沈娴翻了翻白眼,快气卒:“我发现你真是史上最不会安慰病人的大夫!”

  喝罢了药,沈娴一个人待在房里,脑子还有些混乱。

  脑子开机是开机了,可一下子突然涌进太多的画面,她又卡机了。

  将军府里的一幕幕重新回到脑海,让沈娴应接不暇。

  她只记得她嫁进将军府以后这三个月来的事情,三个月以前的全都忘干净了。

  但仅仅是这三个月,就叫她有些消化不良。

  原来她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全是被那柳眉妩害的。

  是柳眉妩毁了她的容貌,再把她赶出家门的。

  原来的沈娴早就冻死了,才有她半路顶替。

  那秦如凉十分厌恶冷落她,才结婚三个月就要娶小妾,他真那么喜欢柳眉妩,怎么还让她怀上孩子?

  ?可怜了沈娴对他掏心掏肺,结果却换来这般下场。

  沈娴一拍大腿,生气地心想,这剧本我得接!

  好歹在穿越前她也是个一线明星!

  既然是一线明星,演戏就必须要在最后一集才能领盒饭,这是规矩!

  听丫头说,她脸上的伤痕太深,即便将来痊愈,也会留下明显的疤痕。

  这日清早,外面街上一阵热闹,敲锣打鼓之声不绝于耳。

  丫头跑出去瞧了好一阵热闹,跑回来唏嘘道:“今个不知道是哪家办喜事娶新娘,搞得好大排场啊!”

  丫头还道:“街上百姓们都跟着锣鼓队去瞅新娘子新郎官了!”

  呵呵哒,还能有谁,当然是秦如凉二婚呐。她可掐算着日子呢。

  这时小院外响起了说话的声音,约莫是和前堂的大夫交谈了几句,声音便传到后院来了。

  丫头拨了拨炉子里的炭火,起身往窗外一瞧,便回头笑道:“姑娘,那位送你来的公子到了。”

  门口光影一掠,沈娴眯着眼抬头看去。

  一道颀长的人影缓缓走了进来。

  此人身着锦衣厚袍,长发高束,看起来很是有精神;且面如冠玉,俊秀多姿。

  沈娴不由想,宁愿在秦如凉那一棵歪脖子树上挂死,放弃这大片的良木、栋梁、可造之材!她脑袋灌脓了么?

  他先开口,语气温文而恭敬,对沈娴揖道:“公主的伤,好些了么?”

  “你知道我是公主?”沈娴问,“你是谁?”

  “在下连青舟,少时与公主是旧识。”

  轻巧一句话就解释了连青舟为什么要救她。

  又是轻巧一句话解释了他为什么偏偏在今天过来。

  丫头出去后,沈娴就开始旁若无人地拆绷带,这连青舟就在一旁恭恭敬敬地叠手而立,说:“今日秦将军大喜,在下来带公主去吃喜酒。”

  连青舟表现得很尊敬,沈娴习惯了光彩照人的,很满意他的态度。

  ?沈娴手上绕下一圈圈绷带,快要把她的手裹成了粽子,她笑笑道:“求之不得,拆人姻缘这种缺德事,我最喜欢干。”

  绷带全部撤下以后,沈娴总算得以见到这张毁容以后的脸。

  脸上已经消了肿,但从眼角斜伸到嘴角的两道伤疤几乎贯穿了她整张脸,看起来有两分锐利的可怖。

  她着实被吓了一跳,一时竟不知是该伸手捂镜子还是还捂脸,跳脚骂道:“卧槽,真是最毒妇人心!”

  这哪里还是她曾经美艳逼人的模样,连美颜相机都挽救不了这张脸啊。

  而这些都是秦如凉和柳眉妩赐给她的。

  以前的沈娴虽然死了,却留下满腔怨憎和委屈给她,她若是不讨回来,那位傻公主只怕走得也不安心!

  今天这杯喜酒,她去喝定了。

  将军府,朱门迎喜,红绸遍天,光是在门外便能听见里面宾客满堂的热闹喧哗声。

  沈娴出现在这扇熟悉的朱门底下,眯着眼仰头看了看这门楣,而后堂而皇之地在众人惊疑不定的眼神下走了进去。

  有了这张脸,走到哪儿她都回头率超高的。

  她又回来了。当初她无论怎么敲门,都大门紧闭、无人响应,而今却是喜迎八方来客。

  宾客们都围绕在喜堂外。

  秦如凉穿着大红吉服,举手投足英俊不凡,和三个月前娶沈娴时的冷若冰霜相比,今日他始才有种人生赢家的喜悦之情。

  新娘子柳眉妩则在千呼万唤中缓缓现身,她步态轻盈婀娜,风情无限。

  还没开始拜堂,人们就已纷纷开始赞叹,这双新人郎才女貌、天作之合。

  “吉时到!新郎新娘准备拜堂——”

  秦如凉和柳眉妩牵着红绸,面向门外。

  “一拜天地——”

  两人齐齐弯身。

  然而,这将将一拜,四周安静得落针可闻。

  紧接着是一道道抽气的声音。连喜婆的唱和声都卡壳了,结结巴巴了两下。

  秦如凉直起身来的时候,冷不防看见一名女子现在喜堂门前最前面的正中间,负着手,姿态傲然。

  秦如凉愣了一愣,竟没有第一时间认出沈娴来。

  沈娴脸上的疤痕丑陋而可怖,仿佛把她的脸分成了几块,拙劣地进行重新拼凑。

  难怪周围都是抽气的声音。

  沈娴自以为还算和气地对秦如凉一笑,露出森森白牙,道:“秦如凉,你能耐啊,才和我结婚三个月,这不小妾就进门了。”

本站文章来自网友的提交收录,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权益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处理

相关文章
  • 伊能静努力想活成公主,还是活成了假公主

    伊能静努力想活成公主,还是活成了假公主

  • 上视节揭秘电视剧市场的“未来式”,这部“新正剧”有点儿意思

    上视节揭秘电视剧市场的“未来式”,这部“新正剧”有点儿意思

  • 【品位】金巧巧:耿直的“公主专业户”

    【品位】金巧巧:耿直的“公主专业户”

  • 【品位】金巧巧:耿直的“公主专业户”

    【品位】金巧巧:耿直的“公主专业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