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自小带大我的叔叔为了我一直不愿意娶老婆,背后的原因居然是……

作者:微每日小说 来源:微每日小说 2017-06-07

1.初见,勇敢的小丫头“嘎——”在一条临近学校的大街上,红灯亮起的时候,一辆显眼的军用路虎恰在此时停靠在最前的那条线上,位置刚刚好,不多不少。最吸引人注意的还是那

1.初见,勇敢的小丫头

“嘎——”

在一条临近学校的大街上,红灯亮起的时候,一辆显眼的军用路虎恰在此时停靠在最前的那条线上,位置刚刚好,不多不少。最吸引人注意的还是那罕见的军用车型,以及上面醒目的标志。

虽说这一带不缺乏那些所谓的权贵人士,但是能坐在这样的车子里的人,似乎更加不简单!

此时正是放学时分,可以说能够来这里接孩子的,都是这其中的佼佼者。然而即使是这样,在看到这样的一辆车出现在视野时,那些权利场上的人还是忍不住纷纷侧目,足见一斑。

“泽儿啊,这一次让你跟爷爷去见的人正是爷爷曾经的战友。咱们当年那关系啊,绝对够铁!待会儿你见到他可要多学着点。唉,只可惜了,这老小子后来居然从商了!”

路虎车上,后座上的一位鹤发老人说起这些时还是忍不住叹息,可惜了啊,他的那个战友后来居然去从商了。好吧,虽然他不得不承认他的那个战友的确有经商的天赋,要不然这么会在短短几年之内就取得了如此骄人的成绩呢?只是一想起自己孤孤单单地一个人在部队的日子,哼……

这个老人正是不久前的老首长左雷,军区赫赫有名的人物,因为最近退休了便无事可做了,这不还不出三个月就迫不及待地领着自己的孙子来看这个昔日的老战友。当然了,老假话如此自然是有自己的用意了!

一旁静坐的少年,十四岁左右的光景,那刀刻般的脸上已经写满了坚毅,有着不同于年龄的成熟。此刻他的身体挺得笔直更显得颀长,一脸严肃的样子,一看就是从小训练出来的。对于刚才两人的一番话,少年似乎没有任何意见,甚至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很显然已经熟悉了这样的爷爷了。

“爷爷,我知道了。”不过,为了表示对于爷爷的尊敬,少年还是点头应了一下。于是引来老人满意的点头,这就是他左雷的孙子,左寒泽。虽然才十四岁,可是却能从他身上看到未来军人的风姿了。

而左寒泽并没有意识到,坐在他旁边的爷爷,此刻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睛里正划过一丝意味不明的光,好像在算计着什么。

哈哈,左雷心里的确是有个如意算盘,他并没有告诉自己这个有点严肃过头的孙子,他的那个老战友还有一个乖巧的宝贝外孙女呢!

不知名的心思让左寒泽瞬间感觉到一股寒意,看着这红灯,心里莫名地觉得有了一丝躁动,怎么今天等的时间这么长?于是,便将视线移向车窗外……

放学了,到处都是孩子和家长,没有人注意到,在离校门不远的地方,正上演着一场“拦路示威”的景象。

一个穿着校服的男孩,今年都已经八岁了,可能是因为有些瘦弱的原因,看起来却只有六七岁的样子,正好成为别人欺负的对象。今天也不无例外,早早地便有人等着路上了。

“哼,这不就是上课时向老师打小报告的陆天同学吗?怎么今天又没有人来接你放学吗?”

为首的一个十岁左右的孩子一看就是那种骄纵惯养长大的,一脸的蛮横,似乎觉得自己就是老大一般。对于今天课堂上因为陆天向老师大小报告,害得自己被罚抄课文的事情,很不高兴,于是一放学便约了几个人在这里堵着他了。

“老大,你还不知道吗?估计他家情况不好,这里又都是豪车遍布,大概也是自己觉得不好意思来了!也许他的家人根本就没有当他一回事,说不定还虐待呢,要不然这么会这么瘦?”

那名胖同学的话说完,便立即有一个同龄的孩子起哄了。其实都是小小年纪的人,只是因为家里的环境,早早地懂得了这样势利的看法了。

这些男孩不约而同地笑了,其中还有一个男孩见陆天孤独无助,还恶意地上前,伸手拽了拽他身上与身材不相符的大大的书包。而陆天因为这样的动作,本就瘦弱的身体更是显得有几分不稳了。

此刻的陆天只能垂着头任由大家说他,其实他家的处境丝毫不比他们的差,只不过……唉。

“哈哈,怎么样?还真的被我说中了吧?既然这样,我们还说什么,今天就给他点颜色瞧瞧,看他以后还敢不敢说我们的不好!”

一个孩子恶劣地建议,为首的那个孩子一点头便同意了,仰起头,很是得意地看了一眼有些胆怯的陆天,手一挥,于是那几个孩子便将陆天围住了……

坐在车子里的左寒泽,看着车窗外的这一幕,眼神里立即有了几分冷意。

因为离得不远,再加上从小的锻炼,耳力极佳,自然也将那些的孩子的话都听进了一点。面上不动,可是心里却冷笑了一声,这些孩子还真是早熟的很呢!这么小就有了这样的心思了,若是长大了,只怕也是上层的蛀虫了!

不过,这些似乎都不是他的事了。作为军人世家的出生,他自幼受到的教育自然是严格的,断然不允许有这样的情况!

就是左寒泽准备将视线收回来时,刚才那一处,一抹飞扬起来的白色的身影就闯入了他的视线,于是来不及收回的目光自然停留在了原地……

“哎呀,晴晴,我们还是回去吧!他们那么多人,又比我们大,我们肯定打不过他们的!还是不要管这么多了吧?”

就在那洁白的身影后,和她相同年纪的一个女孩正跟着后面焦急地说道,还不忘去拉前面的女孩。只可惜那个义愤填膺的小女孩,此刻正被正义感所包围,哪里顾得上这些?

“我不管,我们不能就这样走了,这样陆天哥哥就一个人被他们欺负了!”白色裙子的女孩一本正经地说道,脸上挂着那份倔强将谁也没有办法撼动。

穿着洁白裙子的正是今年六岁的钟晴,此刻正嘟着嘴看了看拉住自己的于希,虽然知道他们人多,可是从小养成的正义感让她无法不去过问,于是继续朝着那些人走去。一边走还一边大喊:“你们快放开陆天哥哥,不许你们欺负他!”

被留下的于希,看了看走在前面的小女孩,气的狠狠地一跺脚!

那摸样丝毫不像一个她这样的年纪该有的。看那样子似乎本想离开,可是一想到家里父母目露凶光的样子,只能怨恨地看了一眼前面的钟晴,那眼神似乎要将前面的人穿出个洞来,最后极不情愿地跟上。

从左寒泽的角度正好可以看到,跟着她后面的女孩很是着急,几次想自己离开,却刚转身就生生地逼着自己转回来,看样子很是逼不得已。

呵呵,有意思!这么小就学会了隐忍了!

左寒泽的视线重新落回到那个冲上去“救人”的小女孩的身上,女孩不大,也就是五六岁的样子。一张圆嘟嘟的脸上很可爱却有带着点英气,似乎是个无所畏惧而又有点倔强的小人儿呢!

果然,只见那小女孩冲上去就将那些试图打陆天的人拉开,“不许你们欺负人!欺负人的人都是坏人!”一般拉开还一边喊着。

那样子,若不是此刻是为了别人,只怕怎么看都像是一只挥舞着的螃蟹!

左寒泽在一边看着,心里就下了这样的断定。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不多时,见那些势利下长大的孩子们欺负她时,竟然有些心疼了。尤其是那小小的身子被推坐在地上时,左寒泽的心口居然会有轻轻的颤动……

她那小身板怎么受得了!

只是这个时候,车早已开动了,于是那洁白的小身影就渐渐地消失在了他的视野里,但那张小脸他却记住了……

 

2.原来就是她!

碧宛区,A市人都知道的地方,在这里几乎聚集了本市最有权力的大腕,是最有权!即使是那些有钱的富豪,也不一定能住得进的地方。要知道,这里几乎不是市长就是那个部队的首长,一般的人那是几乎进不来的。

而这里,就是左雷爷孙两今天要来的地方,是的,左雷退休前就是大首长,而他的战友简凌天从前也是和他一起出生入死的战友,直到要老了才从商了,如今同样也是混的风生水起。

左雷一谈到这个老战友,就很骄傲,那样子仿佛这些都是他的功劳一般!左寒泽从小跟在爷爷身边长大,对于这些几乎是耳熟能详了。也没办法,谁让他的爸爸不愿意继承老人的衣钵呢?于是左寒泽的出生就填补了这样一个空缺!

车子刚在一栋豪华气派的别墅前停下来,就有人上前来为他们开门,虽然才只有十四岁的年纪,可是左寒泽却仿佛绅士一般,涵养有足地跨出脚,从车子上下来。

“哈哈,老雷啊!可把你给盼来了啊,你要是再不来,恐怕我就要拿枪去找你了!”

一声豪迈的声音传来,还没有等左寒泽抬起头来,对方好像又发现了新大陆一般,惊呼道:“好啊!你小子,这就是你孙子啊!都这么大了,还这么英俊!啧啧——这气势,和当年的你有的一拼啊!”

那豪迈的口气,和左雷几乎如出一辙,难怪能和他成为铁杆!

左寒泽听到这样的话后一抬头,果然看到了一个和爷爷年纪相仿的老人,虽然头发也见花白了,可是依然是容光焕发的感觉。

想必这就是爷爷看着的战友,简凌天了。于是微微弯身,礼貌地问好:“简爷爷好——”。

那成熟稳健的作风,又是让简凌天一阵称赞,直呼:“不错,不错!是棵苗子!”。

“那当然,也不看看是谁的孙子!倒是你口中的那个宝贝外孙女呢?”

左雷一直站在一旁,得意地看着如此出色的孙子,对于老战友的称赞,理所当然地接受了。对于那个一直被简凌天挂着嘴边的那个宝贝外孙女,左雷可是有着自己的打算。

“呵呵,她啊,估计这会儿正放学,一会儿便会回来了吧?我们还是先进去坐着聊吧!”

说起那个备受他宠爱的外孙女,简凌天整只眼都高兴地眯起来了,抬手看了看之间,对着站着的两个人说道。

于是,三个人有说有笑地进了屋。

左寒泽跟着两个老人进了屋,听着他们口中的话题,也隐隐知道了爷爷今天必然会谈到的问题了,心中闪过无奈,只是奇怪的是,他居然没有反感,还真是奇怪!

……

屋里的几个人详谈甚欢,尤其是左雷和简凌天,毕竟几年没见了,要说的话自然也多了,而左寒泽一直在一旁安静地听着,让两个老人越看越满意。

“我说老雷啊,你这个孙子怎么就真被你培养出来了呢?如今一看这气势,还真不是盖的啊!”

简凌天对于左寒泽的爸爸左宗当年的事情也是知道了,那时候还在他的底下当过一段时间的军人呢,只可惜不是当军的料,还不出几年便自己退下来了。为了这事,当年的左雷可没少发火,差点和儿子断绝了关系,然而最终也是无奈,只得由着他去了。

这只事想不到的是,儿子不是当军人的料,这唯一的孙子却是确确实实是个栋梁之才。先前左雷和简凌天说起时,简凌天还是不怎么相信的,只是如今这一见面,就不得不竖起大拇指了。

“那当然了,这可是隔代遗传,再说老子我可是花了那么大的心血在他的身上啊,可不像宗儿那臭小子了!”

说起左宗,左雷老爷子在还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不过在看了看做的笔挺而又有气魄的孙子倒也是找到了安慰了。

“唉,年轻人都有自己的想法,那就看他们自己的选择了,这条路啊,强求不得啊!”因为自己后来也是从商了,简凌天比起左雷来,倒是并不排斥从商。

“对了,你那宝贝外孙女怎么还不回来,老听你在电话里吹嘘,老子还没有见上一面呢!”

才刚见面的时候可是,左雷就没有忘记这件事,这已经是他不知道第几次提起老战友的宝贝外孙女了。看他那急的样子,一旁定力再好的左寒泽也忍不住想翻眼,这爷爷,生怕别人不知道他那心思对吧。

呵呵,简凌天看看左雷的样子,在看看一旁沙发上的少年,心里想着,若是真的能像他们想的那样倒也是一个不错的主意啊!于是,两个老人的心思不谋而合,让左寒泽瞬间感觉到了自己正处于刀砧之上。

“也快了吧,我这个外孙女可不是我吹啊,那可真的是棒啊!可爱俊俏不说,还有股潜意识里军人的风范,这不为了她不至于娇生惯养,连上学都是自己去的!”简凌天说起自己这个外孙女,那自豪丝毫不比左雷的差啊。

沙发上的左寒泽听着,就剩嘴角抽搐了。有潜意识里的军人风范,那是什么?于是左寒泽想象出一个长得很可爱却又勇敢的女孩的样子,也不知是怎么回事,刚才那么洁白的身影还有那张可爱又倔强的小脸便浮上他的脑海……

“外公,我回来啦——”

说曹操曹操到,就在几个人各怀心思的时候,门口传来了一声甜甜的声音,很甜却不腻,一下子吸引了屋子里几人的注意。左寒泽一下子从自己的思绪里回过神来,眼神不自觉地就朝门口的方向看去。只一眼,便惊住了——

这,不就是那个小女孩吗?就是在路上遇到的那个倔强勇敢的小女孩?而且听她的声音似乎就是简爷爷的外孙女了?

原来是她!

不知是怎么回事,在得知这样一个事实后,左寒泽的心里居然有了一股喜悦了。

“呵呵,宝贝回来啦?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到啊——”

简凌天在一旁瞥见了左雷满意的样子,还有左寒泽明显震惊的表情,心里很是开心,感觉像是扳回一局了。开玩笑,也不看是谁家的公主啊!

“呀,这就是我们的小公主啊,来,让你左爷爷抱抱——”

左雷一看到钟晴,尤其是那可爱却不娇的气质,让他很满意,这样的人配得上他的孙子啊!于是,一伸手便朝小公主抱去。

钟晴的个头也不高,而且这样的小身板对于左雷这样当过军人的人来说还是不成问题的,再说她也不是一个怕生的人。于是也不造作,乖乖地张开手臂让左雷抱起来了,一边被抱着,一边也不忘有礼貌地问好。

“左爷爷?你就是外公口上常说的左雷爷爷吗?当年像外公一样勇猛的军人?我早就盼着您来看我了——”钟晴仰起头的样子很是可爱,尤其是她的话更加讨人喜欢。

左雷被钟晴一口一个爷爷给叫得心痒难耐,直夸这个钟晴懂事。“哎呀,你这个宝贝外孙女,果然是个宝贝啊,看这小嘴甜的。哈哈,我左雷就是喜欢这样的孩子!”

“哈哈,这样好啊……”

两个老人正在高兴的时候,我们的小钟晴终于发现了旁边站着的哥哥了,好吧,是从一开始就看到了,只是没有机会开口而已。这会儿得空了,便朝着左寒泽不吝啬地打起招呼。

“这位大哥哥好,你是左爷爷的孙子吗?我叫钟晴,今年六岁,你呢?”

因为左寒泽的个头比较高,而且比起钟晴来确实要大出不少岁数,于是便自觉地在前面加了个大,也没有人在意,除了左寒泽心里莫名的介意外。

“小妹妹好,你说的不错,我是左寒泽,今年十四岁。”

本来是没有自报年龄的习惯,可是看着这样一个可爱的钟晴,左寒泽还是说了,大概是刚才小钟晴的话里有这样一条吧。

 

3.天堂的隔壁,不一样的童年

“呀,晴晴啊,你这胳膊上的伤是怎么弄的啊?是谁欺负你了吗?”

看着这位大哥哥不是自己想象中的那么严肃时,钟晴也很开心,正准备说什么时,就听见左雷同志的呼声了,只因为他近距离地一看就看到了钟晴胳膊上那块瘀伤了,青的紫的都有。

也怪不得左雷如此大呼了,开玩笑,这么可爱的小女孩,怎么能够受伤呢?而且最重要的是,很有可能就是他未来的孙媳妇啊!

只是他这话一说不要紧,立即就引起了剩下两位的关心,纷纷紧张地朝她看过来。尤其是左寒泽,居然比起简凌天还要更多一分的担忧年少的眸子里显出一份焦虑。

她受伤了?是刚才的那些人吗?这是左寒泽第一时间想到的,于是心里第一次有这么强烈的揍人的冲动。

“是刚才那些人打的吗?”

于是不顾两老惊奇的目光,左寒泽直接迈过沙发,几步就走到了钟晴的跟前,很细心地抓起她的手来看。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生怕碰疼了她,而钟晴则一直愣愣地看着他,显然不知道他的心思。

“晴晴,你是跟人打架了吗?”

简凌天听到左寒泽的话后,便有了一种认识,似乎他这个外孙女一向都是如此,看起来是个乖乖女,可是有时候却也很皮的。所以,他才能从左寒泽的话猜出一点。

简凌天的话一问完,钟晴就忍不住吐了个舌头,当然只有左寒泽看得到,而且聪明的他几乎很快就意识到她的意思了。

这丫头是在怪自己呢!左寒泽心里无奈地叹了口气,自己居然就这样被嫌弃了!

小小发表了有些意见,钟晴可没有胆子在外公面前如此。于是,换了一副无敌可爱的表情,对着简凌天撒娇道:“没有啊,这是我不小心摔倒了,没事了啊。”

只是那被青紫成一块的样子,还有那位置,很显然不是摔一跤就能弄成的。左寒泽又是无奈,这丫头把大家都当成她了吗?

“晴晴啊,你老实说,这伤是怎么来的?”

简凌天何等精明,又岂会不知道钟晴在撒谎?于是很快板下脸来,显然对钟晴的回答不满意。

虽然简凌天很宠爱这个外孙女,但是一点也不骄纵,所以看着她撒谎是绝对不允许的。

钟晴自然知道这一点,所以是看到外公的脸色时,便知道自己不能再坚持下去了。小嘴一嘟,露出很可爱的样子。只是简凌天似乎根本不买账,这个外孙女会哪些招数他会不知?卖萌?没用!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可是他们那么多人欺负一个人就是不对嘛!我,我只是上前去劝他们的嘛……”

小家伙的声音越说越小,毕竟和别人打架的事情是真的,要是她的爸爸知道了这件事,那还不得在她耳边教育个半天?想起那当市委副书记的爸爸,小钟晴的脸色就开始变了。

“你!都说了不管是什么情况下,首先要和别人说理,不能动武的嘛?你……”简凌天无奈地叹口气说道,只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左寒泽意外地开口了。

“简爷爷,我想您是误会了,不是晴晴她动手了,这件事我正好从车窗里看见了,应该是那些男孩子先动手的,晴晴,应该是无奈自卫的。”

神不知鬼不觉地,当左寒泽看到钟晴那张倔强的小脸时,就忍不住为她开口道。也许是因为自己的话让她穿帮了吧!

颇无奈地将说出自己看到了,他不是没有看到其他人的反应,似乎就如他先前猜测的那样。他们这两只老狐狸,似乎对此津津乐道。

不得不说,左寒泽的开口让两个老人都吃了一惊,尤其是知道孙子脾气的左雷,更是见怪似的看了他半天,就是我们的小钟晴也绝对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情况。

是啊,钟晴在听到左寒泽的话时,不得不扭过头来认真地看着这个大自己几倍的哥哥,想不到他居然看到了这样的一幕,而且还为自己说话。

好吧,虽然先前他刚出口时,自己也有怪过他的!不过即使如此,她也没有指望他会帮自己说话呢!

看着两人间的互动,最开心的当然是两个老人,现在是什么情况打架都不重要了,关键是……想到这里,两个老狐狸相互看了一眼,于是还在相互看着的两个人不知道他们的未来已经被预定了。

“哈哈,好啊!我就知道我的宝贝怎么可能会去无缘无故地打架嘛!原来是这样啊,嗯,泽儿做的不错,我还真是要感谢你啊,帮我们的晴晴证明了,不然我这个老糊涂还真的会冤枉了我的宝贝哟……”

“那还用说?碰到晴晴这样的宝贝,谁不想做护花使者?哈哈……”

听了简凌天的话,左雷也跟在后面插了一脚,丝毫不介意将自己的孙子给卖了,让左寒泽在旁很无力。可是知道他们的意思后,心里居然也有了丝丝的感觉,忍不住朝小钟晴的方向看去。

可怜我们的小钟晴,此刻已经被人卖了还不自知,睁大眼睛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不知道他们在笑什么……

如此同时,在和这个小区相邻的地方,一间普通而又简单的居房里,另一种景象正在上演……

“你说你是怎么回事,啊?我是怎么跟你说的,要你好好保护小姐,千万不能让她有什么事,可是你呢?居然还让她受伤了,你怎么不去死啊,你诚心要毁了你爸爸的前程是不是啊?我打死你这个不听话的臭丫头……”

“啊……不要啊,妈,不是我……不要打了……”

不大的客厅里,一个妇人正拿着一个鸡毛掸子,毫不留情地挥在一个跪在地上的小女孩的身上,那狰狞的模样让人心惊胆战,丝毫不敢相信她会是那个女孩的妈妈!

而地上跪着的女孩正是先前跟在钟晴后面的于希,此刻身上更多的伤痕不是被先前那些男孩打的,而是她的亲妈妈打的!

六岁的孩子不是什么都不知道,起码她就知道自己的父母为了升官,可以让自己去跟着那个大小姐,只因为她的爸爸是市委副书记,而自己的爸爸只是别人底下的一个小的不能再小的官而已!

此刻的于希好恨,恨自己的父母,为了自己的前途就置自己于不顾,更恨那个钟晴,若不是她,也许自己就不会有这些差距的感觉了。

真的是,好不同的人生啊……

小小的于希想起自己的一切,竟然不顾身上的疼痛抬起头来看着自己的这个所谓的妈妈,脸上居然挂着几分笑意,让于妈妈的心中莫名升上一股寒意。

也许是受不了这样审视的目光,尤其是这个目光还来自自己的女儿,被自己痛打的女儿!于妈妈心里也有些害怕,不得不借助更狠的方式来给自己壮胆。

“你这个死丫头,你看什么看,还反了天了!告诉你,我们依然是你的父母,还养着你!”

于妈妈说完,似乎底气也足了,恶狠狠地看了地上的于希一眼,没有丝毫心疼:“现在给我起来,赶紧去给大小姐道个歉。副书记要是因为你的事情,而影响到了你爸爸的地位,你看我不打死你!”

说完,便不顾于希身上的伤,将她强行拉起来,动作也不带一点温柔。

“啊,疼……”

毕竟只是孩子,虽然心中有恨,可是在被扯动身上的伤时,还是忍不住叫出声来,只可惜连于妈妈的一丝停顿也没有换来。

“喊什么喊,你就是死了也要给我先去道歉了!”

狠狠的话语,击碎了小女孩心中的憧憬,随着“碰——”的一声关门声,将一切都阻断……

 

4.真正的公主

时光荏苒,一晃就到我们的钟晴大学毕业的时候了。稍稍褪去了脸上的稚气,如今的钟晴显得更加灵动了,有时候,只那么一眼,便让人有一种说不出的舒服感来。

然而有一点没变,那就是她一向喜欢的低调。

所以,即使她有那个可以利用的庞大背景,只要动动嘴就可以轻易捞到的光鲜的工作,她也没有。

宁愿隐藏这一切光芒,用自己的能力去拼一个简简单单,平凡的不能在平凡的工作。这就是钟晴,相比较和她一起长大,又比较现实的于希,这才是她希望的生活。

……

“钟晴,其实我真的搞不懂你,明明这么好的机会,为什么你不要呢?”

第N次了,还像小时候那样跟在钟晴后面的于希不解地问道。是的,于希不知道为什么钟晴要拒绝,明明她的外公都已经安排她们去那家著名的跨国企业去工作了,可是钟晴会拒绝。

而且最让于希不能理解的是,现在的钟晴宁愿一个人窝在这样一个不起眼的的小角落里,都不愿意接受家里的安排!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她很明白,如果钟晴不接受这样的安排的话,那她也就不能跟着一起去了!

所以,即使她的心里很厌恶,但依旧每天跟在钟晴的后面苦口婆心地劝。就像现在的她,已经明白当年父母那样做的原因了,那样阿谀奉承的姿态了。

虽然她不会原谅那对狠心的父母,让她过早体会了人间冷暖。但至少,她也体会了这样做的好处了!所以,如果有可能的话,她一定要说服钟晴!

“唉,你是不会明白的,其实有这样的家境也不是一件好事啊!要是接受了这样的安排,那我的能力岂不是永远也得不到证明!不行!我钟晴绝不妥协!”

钟晴丝毫不为于希所说的心动,这个和她一起长大的好友,总是和她一起,对她很照顾,可是却永远想不到一起去。比如工作,比如人生。她要的是平平淡淡,而于希的呢?大概就是高高在上的吧?

这一点,其实钟晴不是不知道,她再也不是当年什么都不懂的小丫头了。但是有什么即使知道了,可是她有的,也只是心疼而已,毕竟一个人生下来什么环境不是个人可以选择的。所以,她可以理解。

但是,即使理解了,可是钟晴还是想按自己的想法来,毕竟有些东西是天生不能改变的,可是有些东西却是后天可以抓住的!比如能力!

只是现阶段,应该是萝卜青菜各有所爱罢了,别人要的生活她又怎么能够请求呢?

如此一想,钟晴是心里顿时豁然开朗,却不知道她的无意间的话就让身边的人立即敏感了起来。

呵,是啊。我怎么能明白这些呢?因为你才是真正的公主,只有你才能霸占着这些资源,可以说出这样不在乎的话来!说什么靠自己的力量,呵呵,钟晴啊,你还真是不自量力呢,你以为没有你家里的呵护,你真的还会如此无忧无虑的生活吗?真是太天真了!

于希这样想着,眼里的鄙夷在钟晴看不到的地方显示着。这个她表面上奉承照顾的人,其实也是她一直以来族讨厌的!

“唉,对了,今天下午还有同学会呢?约定的时间也快了,我们还是提前去看看吧。”

不再和钟晴在这个问题上纠结,既然那个优厚的机会已经和自己无缘了,那她也没有必要再这样抱怨下去了,起码她现在的工作已经胜过了这个所谓的公主了不是吗?

“嗯嗯,好吧,其实我还真的不想去耶——”

钟晴的声音里透露着不愿意,说实话,她的确不喜欢那样的聚会。不喜欢热闹,更不喜欢那些接着交流的时间相互攀比的。只是……

唉,看了看于希的背影,钟晴也只好跟上了……

“于希,要说在我们班上谁能找到最轻松的工作,也就非你莫属了!看你还谦虚——”

同学会上,不少人围在于希的身边,不断地夸赞着,只是她们眼里禁不住流露出来的羡慕又嫉妒的眼神,却出卖了她们。

大家大多都是虚与委蛇而已,这一点于希比谁都清楚,所以也根本就没有当真,但表面上还是很谦虚地道谢。

隔着人群看了看所在角落里的钟晴,即使知道身边的这些人其实不是真心地赞美她,可是于希的眼里在这一瞬间还是不经意地泄出一种骄傲。

是啊,这就是她唯一能够胜过钟晴的地方,也是她能够用努力换来的!

“于希,其实真的不明白你怎么就喜欢和那个钟晴在一起呢?要知道她可是处处不及你的。”

不知是谁最先发现了于希的目光,于是便不屑地努努嘴说道。

也是,在这些人的眼里,钟晴从来都是低调的不能再低调,愣是让谁都没有看出来这个不起眼的灰姑娘,其实才是真正的公主!

“是啊,听说她这次找的工作可是一个最简单的文员哦。”

一个女人丝毫不掩饰自己对于钟晴的鄙视,只是那一身看似贵气的打扮,其实总价值还不及钟晴平日在家的一件睡衣的钱!

“哼,其实所谓的文员啊,也只不过就是给别人端茶倒水,顺便打扫一下卫生的而已啦。”

“说到底那就是一个茶水妹啊——”

那些人仿佛贬低的还不够一般,一个个地一旁数落着,似乎非要这种通过贬低别人的事情来证明自己一般。

真是一群可怜的人!而这些人,比钟晴这样的人还要可恶!

这是于希的第一感觉,不过她没有表示出来,而是将钟晴曾经跟自己说过的话,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重复一遍:“你们也不要这样说,不都说工作无贵贱吗?只要找到自己喜欢的就行了。”

“切,希希啊,这话肯定是那些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人说的,自己找不到好的工作,也只能是这样说了……”

“就是啊……”

身边的人一个一个地否定了这句话,而于希嘴角的笑意却越来越大。

钟晴啊,这就是你所谓的潇洒吗?脱离了你的家庭,你就成了什么也不是的茶水妹了,一个被人看不起的身份!

……

唉,真的是好无聊啊,也不知道她们在聊什么。

角落里,钟晴丝毫没有注意到那些人投过来的目光,还是毫无形象地趴在桌子上,拿这果汁杯转来转去。

若不是陪着于希来,她才不会过来呢,真是遭罪受!从来的时候开始她就在这边吃水果,然后不停地喝果汁,现在,她的肚子都快被撑爆了。

哎哟,怎么还没有聊完啊……

“晴晴,你在这里很无聊吗?怎么不过去和大家一起聊聊呢,毕竟大家也都要各自工作去了,以后再见恐怕也不是很容易了。”

正当钟晴几乎都快睡着时,于希终于款款地走向这边,灯光下显示出来的那一身的自信,让钟晴似乎看到了一个不一样的于希。

“于希?这还是你吗?我怎么感觉眼前出现了一个女神啊?”

钟晴丝毫没有要掩饰其中的震惊。眼前的于希,和记忆里那个一直跟着自己身后的女子似乎根本就不是一个人。难道是自己看错了?

突然间,一向大大咧咧的钟晴也有了一瞬间的自卑了。是啊,她可以撇下家里给予的优越条件,但那不代表她不希望自己拥有能够独立的能力。

唉,真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不对,她是自己的好友,怎么能和她比就气死了呢?嗯嗯,要向她看齐!

于希不知道钟晴到底想到了什么,只是那眼里闪过的明亮却晃到了她的眼!那种自信似乎是她比不上的,难道连她也……想着,于希端着杯子的手不觉紧了紧。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更多 

本站文章来自网友的提交收录,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权益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处理

相关文章
  • 睡情人和睡老婆的区别?

    睡情人和睡老婆的区别?

  • 2017年高考倒计时:往届状元做些啥?

    2017年高考倒计时:往届状元做些啥?

  • 爱过的人,还怎么做朋友?

    爱过的人,还怎么做朋友?

  • 睡老婆和睡情人的区别,服了!

    睡老婆和睡情人的区别,服了!